江苏出面农业面源污染治理市镇主体方案,助推乡村生态振兴

图片 1

一是强化畜禽养殖污染综合防治。优化畜禽养殖业区域布局,科学划分畜禽养殖适养区、限养区、禁养区“三区”,全面完成城区二环以内养殖场搬迁,累计搬迁和关闭养殖场38个,处理畜禽0.7627万头生猪当量。强化畜禽污染综合治理,累计实施养殖污染治理项目100余个。积极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建成大中型沼气工程5处、养殖场沼气工程24处、种养循环农业基地15个。创新推广畜禽养殖污染防治新技术,运用生物降解堆技术实施大盛鑫园养殖场等9家养殖粪污处理,实现
“零污染、零排放”。

随着种植业集约化程度不断提高、新科技新技术的应用范围不断扩大,带来化肥、农药、农膜等农业投入品使用量的增长以及废旧地膜、秸秆等农业废弃物的增加,由于不合理使用和处置,给农村生态、农业可持续发展带来了负面影响,成为农业面源污染的主要因素。阻碍了农业可持续发展。

《方案》提出:

二是扎实推进化肥使用量“负增长”行动。持续开展测土配方施肥,2017年推广测土配方施肥面积87万亩,主要农作物覆盖率达95%以上。大力实施耕地质量保护与提升行动,推广应用稻田秸秆腐熟还田、秸秆覆盖还田腐熟等秸秆还田技术模式10万亩,建成柑橘化肥减量增效示范片2万亩,种植绿肥6万亩。大力推广智慧农业科学施肥到田技术,实施水肥一体化自动灌溉7300亩。2017年,全区农用化肥施用实物量比上年减少4685吨,化肥利用率达37.7%,高于全市0.7个百分点。

一、农业湎源污染现状

到2020年,培育形成一批农业面源污染治理龙头企业,农业面源污染治理产业产值达40亿元,年均增幅达20%以上。

三是深入推进农药使用量“负增长”行动。建立区镇村三级病虫害测报体系,提升病虫监测预警时效性、准确性。大力推广绿色防控生物替代技术,推进专业化统防统治与绿色防控融合,实施药械替代行动,强化新《农药管理条例》及其配套规章宣传培训。全部取缔区内24家剧毒高毒高残留农药定点销售单位。2017年全区主要农作物绿色防控示范面积1.25万亩,防控面积达34.34万亩次,绿色防控覆盖率达33.03%;农作物病虫害防治面积减少到87.22万亩次,农作物专业化统防统治面积10.32万亩次,统防统治覆盖率达34.02%。

目前,博州农业面源污染主要是由化肥、农药过量使用、滥用引起的土壤理化性质和有机质下降、有毒有害物质累积,农田废旧地膜滞留引起的“白色污染”。“十二五”期间,全州化肥亩均使用量分别为50.54、52.7、57.2、51.1、55.9千克,高于全国亩均化肥使用量21.9千克,全州耕地土壤理化平衡性状打破,有机质普遍呈下降趋势;全州农药亩均使用量分别为0.27、0.28、0.26、0.27、0.3千克,低于全国亩均农药使用量0.893千克,农药污染有所改善。根据农业部门调查,博乐市耕地地膜残留量15.14公斤/亩,其中东部乡镇为18.65公斤/亩,西部乡镇为8.13公斤/亩。精河县耕地地膜残留量为17.21公斤/亩,温泉县耕地地膜残留量为10.79公斤/亩,是全国平均水平的4—5倍。全州每年秸秆产生量为225万吨,秸秆综合利用率63
%。各类农资包装废弃物乱丢、乱堆、乱放现象时有发生。

《方案》明确治理责任:

四是加强农膜使用管理。从2015年起,连续3年开展可降解地膜试验,2017年在全区推广使用全生物可降解地膜500亩。在玉峰山镇农膜重点使用地区建立完善农膜回收体系和激励机制,开展农膜集中回收利用试点,按照“以旧换新”思路,以2公斤废旧地膜调换1公斤新地膜进行回收,试点区内农膜残留回收率达到95%以上,农业废弃物资源化率得到显著提升。2017年,全区农膜使用量96吨,比上年减少13.51%。

近年来,博州始终把发展生态农业,防控农业面源污染作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内容,通过加强产地环境监管、开展测土配方施肥、病虫害绿色防控、农田残膜清理等工作,努力减少因农业生产造成的农业面源污染。建立整建制推进测土配方施肥乡镇2个、村队3个,测土配方施肥技术覆盖256个村,推广测土配方施肥190万亩次、应用配方肥56万亩,化肥利用率达38.7%。建立病虫害统防统治示范区15个,绿色防治面积129万亩次,化学农药利用率提高3%,农作物病虫为害损失率控制在5%以下。推广秸秆还田、秸秆养畜、秸秆基料、秸秆原料等资源化利用技术,实施土壤有机质提升项目,推广秸秆腐熟剂9.2万亩,推广秸秆还田面积146万亩,还田量109万吨,秸秆综合利用率达63
%。实施春、秋两季残膜回收,通过多次机械清理和人工捡拾,地表残膜清理率达到85%以上;新建、改扩建废旧地膜加工企业5家,新增废旧地膜加工能力5700吨,全州已组织回收残膜3500吨,推广0.01毫米厚度农用地膜11万亩、702吨;结合农村环境整治,推行农药包装废弃物收集清理,整治乱丢、乱堆、乱放现象,防止“二次污染”。

各级政府特别是县(市、区)政府落实农业面源污染治理属地管理责任及部门监管责任。各相关部门要尽职履责,确保治理市场公开透明,保障投资者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五是抓好农用地土壤污染防治。2013年以来,扎实开展农产品产地土壤重金属污染普查工作,采集土样741个,农产品样142个,完成《渝北区农产品产地土壤重金属污染普查报告》,编制了《渝北区农业委员会贯彻落实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工作方案》、《渝北区农用地土壤治理与修复规划》,对全区50个蔬菜、水果等农产品生产基地开展了重金属污染监测。

二、农业面源污染存在的问题

明确村民、农业生产者的环境保护义务和市场主体应履行的污染治理约定责任。

一是农业面源污染防治的意识薄弱。由于农业面源污染具有分散性、隐蔽性、随机性、不易监测、难以量化,同时又与农业生产紧密结合,人们对农业面源污染认识不足,特别是农业生产者对“谁污染、谁治理”认识不到位,缺乏防治和保护意识,没有成为农业面源污染防治的主力军,致使面源污染得不到很好的治理。

《方案》提出要培育和发展六种农业面源污染市场化治理模式:

二是不合理使用化肥农药的现象依然存在。在生产中,为追求农作物产品的产量最大化,获得农业最大效益,农业生产者普遍过量使用化肥,滥用和超量使用农药,造成化肥、农药投入量大、利用率低,耕地土壤中污染物质不断积累、超标,土壤理化性质遭破坏。

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模式:特别要突出生猪养殖污染治理,超过总量控制指标一律禁批;全面完成关闭拆除任务,严防反弹回潮;加快推进生猪规模养殖场达标排放或零排放;推进覆盖饲养、屠宰、经营、运输整个链条的无害化处理体系建设。

三是残膜回收难度大。农业生产者为节约生产成本,大量使用超薄地膜,超薄地膜强度低,易破碎,难于捡拾,地膜回收人工成本高,劳动强度大,农业生产者不愿回收地膜。

病虫害专业化统防统治模式:实施到2020年农药使用量零增长减量化行动。到2020年,全省农作物病虫害专业化统防统治服务面积达1100万亩次,粮食产能区实现统防统治全覆盖。

四是治理机制不够健全。农业面源污染治理涉及部门多,法律制度不健全,不能完全保障有法可依;州、县市农业面源污染治理经费均无财政支持,资金得不到保障,工作开展难茺较大。另一方面行政、技术力量不足,农业执法、技术人员少,大多以技术推广服务指导为主要内容,无法顾及污染治理的问题;检测力量、监测能力不足、监测范围不够广。

农用化肥专业化统一服务模式:着力实施地力提升“1112”工程,每年新增种植绿肥100万亩、商品有机肥100万亩、秸秆还田100万亩、测土配方施肥技术2000万亩次,确保到2020年化肥使用量实现零增长减量化。

四、农业面源污染治理对策与措施

农作物秸秆等农副资源综合利用模式:鼓励探索补贴制度,引导市场主体参与兴建回收利用设施;推广秸秆综合利用技术,促进秸秆等农副资源开发利用。

目标:力争到2020年,化肥利用率和主要农作物农药利用率均达到40%以上,测土配方施肥技术覆盖率达90%以上,农作物病虫害绿色防控覆盖率达30%以上,肥料、农药利用率均达到40%以上,秸秆综合利用率达85%以上,农膜回收率达80%以上,实现农业部提出的“一控、两减、三基本”面的目标。

废旧农膜和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处置模式:采取激励机制,引导市场主体建立回收处置和加工利用网点,推动解决废旧农膜和废弃农药包装物污染问题。

1、进一步提高对农业面源污染治理工作的认识。充分发挥报纸、网络等媒介,通过发放资料、召开培训班、举办现场会等形式,加大宣传和培训力度,使农业生产者了解农业面源污染的危害,掌握科学的农业生产技术,真正把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变为自觉行动,成为农业面源污染防治的主力军。

农产品产地土壤重金属污染治理和修复综合服务模式:开展受污染耕地治理和修复试点,确保如期完成国家下达的治理修复任务。

2、加大政策扶持。农业面源污染是农村环境污染的重要源头,污染源控制必须从农业生态系统本身出发,通过政策引导,建立起农业可持续发展的生产模式。建议在农业产业发展扶持政策中,把农业面源污染防控、农业标准化生产、“三品一标”认证等作为必要条件;制定农药包装废弃物、过期农药收集处置办法。

《方案》提出规范农业面源污染治理市场要重点强化三个方面:

3、实施化肥零增长行动。大力推广测土配方施肥技术,推进精准施肥,调整化肥施用结构,改进施肥方式;创新服务机制,强化农企对接,提高配方肥到田到户率;依托种粮大户、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推广普及水肥一体化施肥技术;鼓励新型经营主体和规模经营主体增加有机肥施用,引导农民积造农家肥、应用有机肥;推进有机肥替代化肥,实现化肥减量目标。

强化市场规范:鼓励各类市场主体通过公平竞争方式参与农业面源污染治理设施建设和运营;提出引入环境“领跑者”制度,培育农业面源污染治理先进龙头企业;建立市场主体环境信用记录。

4、实施农药零增长行动。完善农作物病虫监测预警体系,提高监测预警的时效性和准确性;建设绿色防控示范区,促进统防统治与绿色防控融合,大规模开展专业化统防统治,提高防治效果,减少用药,提升组织化程度和科技化水平。应用农业防治、生物防治、物理防治等绿色防控技术,减少施药次数。推行适期用药、适量用药、对症用药等精准科学施药技术,避免盲目加大施用剂量和滥用药剂。应用现代植保机械,减少农药流失和浪费。

强化以效付费机制的建立:建立基于环境质量改善为目标的“以效付费”机制,强调绩效评价结果作为支付运营服务费用及后续委托运营的依据,建立起挂钩机制,并强调资源化利用优先,引导市场主体通过资源化收益获取合理回报。

5、加大农田残膜污染治理力度。认真落实《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农田地膜管理条例》和《聚乙烯吹塑农用地面覆盖薄膜》(DK65
3189-2014)新疆地方标准,严禁生产和使用厚度低于0.01毫米的农田地膜,从源头保证农田废旧地膜可回收。依法加强对农膜生产、经营、使用及废旧农膜的回收利用的监管,防止在土壤中积累。发挥已建废旧地膜回收加工企业作用,积极开展农田废旧地膜回收加工再利用。建议对使用标准农用地膜、回收农田废旧地膜等给予资金补助。

强化市场主体监管:加强对治理企业交易行为和污染治理设施运行的监督管理,对数据弄虚作假、超标排放、造成环境污染事故等环境违法行为的失信企业纳入“黑名单”管理,实行市场禁入及联合惩戒措施。

6、深入开展秸秆资源化利用。大力开展秸秆还田和秸秆肥料化、饲料化、基料化、原料化和能源化利用,加快推进秸秆综合利用的规模化、产业化发展。

7、加大农业执法力度。强化农业投入品监管,规范农资市场秩序,严厉打击生产、经营和使用假冒伪劣农资、高毒农药和不合格农用地膜等违法行为,加大案件查处力度。

8、加快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农药管理条例》、《肥料登记管理办法》、《农产品产地安全管理办法》等已不能适应当前农业面源污染治理、农产品质量安全生产的需要,农药经营主体资格确定、高毒农药管理、农药销售台帐建立、农产品产地监管等亟待加强,建议加快相关法律法规的制定、修订步伐。

相关文章